Yeol's Blog

死亡不是失去生命 而是走出了时间

0%

跑去厨房吃了一大勺白砂糖。

为什么?因为超市不贩卖罐装多巴胺。

甜食能促进多巴胺释放,这是有科学依据的,多巴胺能帮助细胞间化学物质传递,这也是有科学依据的。很想反驳,但仅仅靠“我讨厌甜食”这个理由还真的挺难驳倒这些高深的科学研究。

如果我要开甜品店,我会叫它“来勺多巴胺”。

商品分为多个板块,比如特效药,中成药等等。每种甜品都会在名字下方标注出成分(原材料),疗效(甜度)以及副作用(卡路里),标签也会模仿药物说明书印刷。

无副作用区是由代糖制成的甜品们。

但实事求是地说,开店即倒闭,绝对会亏爆的,也就想想就行了。像这种店名新奇,不看店内绝对想不出什么种类的,营业方式比店名更加新奇的店,已经有很多了不是吗,大多都是些年轻人开的,还总以为自己的店名多吸引人,靠标新立异的心意就想招揽顾客。倒闭是难免的,噱头过去大家就会发现,这不就一xx店吗?就很一般啊,价格还不便宜,走这么多仪式感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。

依靠流量打造成网红店倒是可以,只可惜这就变成赚钱工具了,并且活得不会很长,赚不到几个子。

想着想着想着,我不是不喜欢甜味吗?闻着甜品的甜腻气息真的能安心坐在店里吗?绝对不行的。

算了吧,想这些不如再来一勺多巴胺。

为人的证明是多方面提供的,个人、家庭、国家、社会,一切一切外围事物。被它们赋予和剥夺着各种身份以及身份证明。但本不应该是这样的,从不需要证明你是个人,就算需要,也应由自己完成,可现实是这样,从一切他物中寻找自我存在的证据,长久了,反倒觉得理所应当。

街头唱歌或是演奏乐器的,也许是为了生计,但跟着起舞的人们,绝对是人间浪漫。

无用的话术就不要塞给我了,送礼还不带送垃圾的呢,这种好意让我接受得很痛苦。

「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?」

这句话到底在问什么,又想让我怎么回答。

思索了一下,大概这样子才是合理的。

「我觉得你条件挺好的,有车又有房,叔叔阿姨和我父母也聊得蛮开心的,走,现在就去结婚吧。」

怎么可能啊神经病。

「是个什么样的人」这种问题是最不能问的,有谁能够有足够的语言能力可以表达出内心中对方的形象,总归是要片面一些的,这种思索的结果是得到一个标签,今后便牢牢地粘在两人之间。

可人是会变的。

同桌向我推荐了一款感冒药,日本大正感冒药。

我一查成分表,可能这就是一口吃掉半个药店吧。

但为了疗效也只能这样的了,感冒吧我的情绪牵到不好的地方去,生理和心理上致困,什么事都做不了,要赶紧打起精神来,趁我还想要振作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