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eol's Blog

死亡不是失去生命 而是走出了时间

0%

翻箱倒柜

开始翻箱倒柜了,为了找卷尺。

意外地找到了很多照片,回忆是勾不起多少了,只剩下一些陈年往事的空壳,被现在的情绪填满,我这种寻找记忆的行为改变着它们在我脑海中的形象。

意外收获是一张两三岁时的照片,用一个木质相框封着,不用想,一定是母亲带我去拍的。

她是个很喜欢拍照的人,尽管我总是说她这种所谓的“记录生活”只不过是在给大脑腾空间罢了,让大脑能够安心地忘记它们。

“反正我拍了照不是吗?”大概就这种感觉吧。

从那个小灵通手机的年代,她就不断地带着我去照相馆拍照,后来还专门去买了台小相机,之后依然是照相馆的常客。再后来便是智能机当道,去照相馆拍照的次数也就越来越少了。

打心底说,我不反对她拍照,更何况有时还会有很有意义的图片被抓取到。

那张照片上只有我一个人,穿着裙子头上别着个头饰,打扮得很漂亮。那个年纪的孩子,除了穿着,是完全分辨不出性别的,以至于计生人员来我家看见架子上的照片,硬说我们还藏了一个孩子。

仔细回想,我出生前拥有的准姓名确实是女性化比较强的(现在我经常在一些非正式场合使用这个名字),也就是说母亲在生我之前,更希望我是个女孩子,她之后给我取的那些小名更证明了这一点。也就是说,她可能在把我当成半个女孩来养,或者更甚,我也不清楚是好是坏。

原因并不清楚,可能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吧,在我小的时候,她有考虑过是否要领养一个比我小一岁的女生,那是一位亲戚或者朋友家的孩子,而我当时最多一两岁。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,可能是因为父亲生意伊始,家里经济情况并不景气。

在幼儿园和小学时,我总是怀疑自己的性别,几乎不在校内上厕所,而在家洗澡时,我也总是望着自己,思考关于性别问题的事。这些没有给年少无知的我带来太多烦恼,也没思考出什么来,只是一直有一丝的不安埋在心中,直到初中。初中时期,也是我感觉自己思想变化最快的一段时间,期间发生了许多事情,也思考了太多事情,以至于这件不疼不痒的事渐渐淡忘,只是偶尔会想起:“哦对了,我到底性别如何?”

继而又会用极其冷酷的口吻:“你是傻子吗?”

现在还是难免出现那样冷酷的声音,可我在努力克制。如果有喜欢的东西,是男生还是女生的用物又有什么关系;如果有喜欢做的事,性别真的能够影响吗;如果有喜欢的人,性别到底算得上什么。我就是这么想的,至少现在还这么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