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eol's Blog

死亡不是失去生命 而是走出了时间

0%

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,饿了不知道该吃饭还是该睡觉,打瞌睡了不清楚是要躺下还是吃点东西。饿了也可以直接去睡觉,困了吃点东西就又有精神了,我真的搞不懂自己的身体。

一直琢磨一直犹豫,直到嘴里反酸水或者在桌上睡倒才清楚自己应该去干什么。

值得庆幸的是,精神状态还好,我没有去想任何消极的事情,也不想花力气去想它们。

原来已经到了清明,到了愚人节。

每当过节我都会去回忆去年这天在干什么,那天的状态不好,比现在还要糟糕一些,但能体会到自己还活着,所以倒也不算太差。

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在自我合理化,没关系,不要与自己作对就是好的。

我其实挺能接受噩梦的,以前梦见了噩梦甚至会记下来,因为这都是非常有想象力非常创造性的东西。

我是个极其缺乏想象力的人,许多方面都证明了这一点,所以如果能够梦到各种离奇的事情,那反而是一种证明,证明至少我在梦里还是能够创作的。

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梦都与现实有关了,甚至是完全重演一天的全过程,这些比噩梦更加惊悚,我也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与它们共处。

为人的证明是多方面提供的,个人、家庭、国家、社会,一切一切外围事物。被它们赋予和剥夺着各种身份以及身份证明。但本不应该是这样的,从不需要证明你是个人,就算需要,也应由自己完成,可现实是这样,从一切他物中寻找自我存在的证据,长久了,反倒觉得理所应当。

街头唱歌或是演奏乐器的,也许是为了生计,但跟着起舞的人们,绝对是人间浪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