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eol's Blog

死亡不是失去生命 而是走出了时间

0%

关于我

略抑郁,已经停药

修改多次后我才意识到,个人介绍是很徒劳的。

本来也不愿意说起抑郁,怕把负能量传递给其他人。但看了我的博客,难免要担心些什么(反正我是这么认为,原谅我的自大),介绍一下情况,以免大家担心。

我已经接受过治疗,像是心理咨询,药物治疗,自我排解等等,我清楚地明白很多事情都可以逆转这些情绪:药物,咨询,朋友,爱好,睡眠,钱。我会照顾好自己。

祝大家都能拥有良好的睡眠,晚安。

关于博客

博客程序使用Netifly部署,国内访问会很慢。

博客图床使用Imgur,国内无法加载。

博客评论使用Discussbot,国内无法加载,有时加载失败,刷新即可。

Lain

高中里,我有幸成为某个小社团(自发组织)的一员,那个总是凑不齐十人的小团体,每周在游池旁的高台上,围着桌子聊一些改变不了世界的话题。
那次的话题是死亡。

我喝了半瓶啤酒,邻座的人喝不下了,我讨厌浪费。
“到我了么。死于个人意志,似乎人人都这么希望,但自杀呢?你们是否认为自杀是个人意志。
“我虽说正值满怀梦想的年纪,但我只想要追求死亡的权利
“‘把每天当做最后一天来过’,不少人都会说这种话,似乎是拖延症的最佳托词,但我想,这表达的是对于自由死亡的权利的追求。
“已经无法自由地决定出生,为什么不让自己拥有选择死亡的权利。
“悲观的人们很多,他们对于活着的意义往往不达目的不罢休,没有退路,在希望破灭后便精神崩溃不知所措了。
“但其实不应该是这样的,退路就在那里不是吗,从一开始就得明白‘大不了,还能死’。”
一个同学抢走我的杯子说,你喝醉了。不知道是否是为了缓解尴尬的场面。我的胡言乱语就此结束了。

可能当时的我没能表达清楚,或者根本没想清楚,而我现在整理清晰了一些。

自杀是我活着的底气,是我能够面对生活的勇气,带着它,我才能勇敢地活下去。

网络中的情绪传播与现实生活不同,网络信息是主动发出的,这意味着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决定自己的情绪表达,因此,控制自己的「网络身份」所表达出的情绪也简单得多。

比如,我不想表达出我现在的心情,只需要「不发送消息」就可以了,不输入文字,不输入语音,不输入图像,问题解决。没有成本,因为这些信息默认不发送。

但是,现实生活中没有「不发送消息」这一说,你的神态,动作,语言,它们是默认发送的,无一不透露着你当前的情绪。也许你说你能装,好,能装多像?能像多久?这些是计算成本的。

既然没有办法「不发送消息」,那就让对方收不到消息,跑吧,躲开人们,找个没有人的地方,不被怀疑地断开联系,然后,春暖花开。

简单来说,「哪儿凉快哪儿待着去」。

而我现在正在凉快的地方写下这些,静待春暖花开。

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,饿了不知道该吃饭还是该睡觉,打瞌睡了不清楚是要躺下还是吃点东西。饿了也可以直接去睡觉,困了吃点东西就又有精神了,我真的搞不懂自己的身体。

一直琢磨一直犹豫,直到嘴里反酸水或者在桌上睡倒才清楚自己应该去干什么。

值得庆幸的是,精神状态还好,我没有去想任何消极的事情,也不想花力气去想它们。

原来已经到了清明,到了愚人节。

每当过节我都会去回忆去年这天在干什么,那天的状态不好,比现在还要糟糕一些,但能体会到自己还活着,所以倒也不算太差。

不过也有可能是我在自我合理化,没关系,不要与自己作对就是好的。

我其实挺能接受噩梦的,以前梦见了噩梦甚至会记下来,因为这都是非常有想象力非常创造性的东西。

我是个极其缺乏想象力的人,许多方面都证明了这一点,所以如果能够梦到各种离奇的事情,那反而是一种证明,证明至少我在梦里还是能够创作的。

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梦都与现实有关了,甚至是完全重演一天的全过程,这些比噩梦更加惊悚,我也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与它们共处。